<form id="ndxlv"></form>
      <form id="ndxlv"><listing id="ndxlv"><meter id="ndxlv"></meter></listing></form>

        <form id="ndxlv"></form>

            劉培林:要以公平分配排放權加交易的方式,兼顧碳目標和共同富裕兩個目標

            2022-8-2 09:57 來源: 財新網

              目前碳中和政策設計如不將公平正義考慮其中,會低估中、低收入人口對減排的貢獻。

              一方面,中低收入人口消費量相對較低,排放相對較少,其所從事的生產活動,也主要是排放強度相對較低的領域。另一方面,減排政策若無相應配套政策,會對一部分人造成沖擊。減排過程中的產業結構、能源結構變化,一定會導致部分人群失業和收入降低,這需要得到關注。

              此外,碳達峰碳中和從經濟學角度來講,意味著要把排放的外部性內部化,內部化就要付出一定的成本,成本提高進而會在相對價格上反映,將會沖擊部分人群的福利,這對中低收入人口的影響要大于對高收入人口的影響。

              因此,要以公平分配排放權加交易的方式,兼顧碳目標和共同富裕兩個目標。

              首先,要實現雙碳目標,必須給碳排放定價。碳定價有兩個主要政策工具,其一是碳稅,其政策落腳點在于將碳排放總量控制住,而碳稅政策的特點是固定價格,同時把排放量交由市場主體自主決策,碳稅最大的劣勢就是并不能保證最終碳排放量符合減碳目標。與碳稅相對應的另一個碳定價政策工具,是排放權配額+交易,該政策工具最大的優勢是能夠保證排放量符合減排目標,但不能保證碳排放價格穩定。

              其次,排放權配額加交易的安排,如何能夠在確保減排的同時,兼顧共同富裕呢?10多年前,我主張把排放權界定到電廠或省市。今天,我認為應該將排放權直接地、完全平等地界定到每位居民。在此制度之下,企業不直接具有排放權,生產活動所需排放空間需要向個人購買。針對企業負擔可能增加的問題,可按稅負中性原則,相應核減企業一定量的其他稅負,比如所得稅,最終使企業的總稅負保持在合理水平上。當然,從宏觀的稅負中性原則下核定的新稅率安排下,有些企業效率高,而有些企業則會被淘汰,減排將在優勝劣汰的過程中實現。預期還將產生其他政策效果,如地方為獲得排放空間而愿意吸納更多流動人口,可能會促進流動人口市民化,還將促進全社會動員共同促進碳減排,社會成員具有公平界定的碳排放權,中低收入群體可通過等價交換體面地獲得收入。目前已經有企業能夠提供個人碳賬戶工具,記錄個人的碳足跡。而且,中國在這次冠疫情防控過程中,創設了直接針對每個人的行動軌跡記錄工具。由此可見,我們有相應的數據收集和處理能力。

              最后,如能夠實施將引領人類社會的碳中和和共同富裕兩個偉大而崇高的目標。碳中和已經成為絕大部分國家的行動目標,其他國家包括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并未旗幟鮮明地提出共同富裕的目標。而共同富裕則鮮明地作為中國的奮斗目標,富有凝聚力、更加符合公平正義要求的,以這樣的政策安排來實現減碳和共同富裕,是真正的引領。

              劉培林為浙江大學區域協調發展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研究員,本文為作者在“中國碳中和創新論壇首屆研討會”上的發言

            最新評論

            碳市場行情進入碳行情頻道
            返回頂部
            会所女性私密护理内部按摩,在线观看免费网站看v片在线,日产精品l区2区

                <form id="ndxlv"></form>
                <form id="ndxlv"><listing id="ndxlv"><meter id="ndxlv"></meter></listing></form>

                  <form id="ndxlv"></form>